北京北科环保专业生产各种水处理材料,并为您提供专业的水处理解决方案,想要了解更多有关水处理的相关信息,请拨打专家咨询电话:13522712199 010-56109661
联系我们
  • 地 址:通州区聚富苑民族产业发展基地聚合六街2号
  • 联系人:丁经理
  • 手 机:13522712199
  • 邮 编:100018
  • 电 话:010-56109661
  • 传 真:010-56109661

水价上涨,中小企业主称生存不易

来源:北京北科 时间:2010-02-22 点击次数:

12月22日,北京市正式宣布上调居民用水价格,每吨上涨0.3元。

    “现在这涨那涨,涨的都是生活必需品,可就是我的工资不涨。”此前,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就水价调整做了一番调查,有的市民表示能理解,而有的市民则显得颇无奈。

    一位北京市民告诉记者,仅今年油价就调整了8次,水价已经多年没进行调整,上涨在情理之中。在接受调查时,表示“能理解”或“无所谓”的市民占了将近一半。


    截至目前,上海、天津、广州、济南,哈尔滨、沈阳、南京等多个大中城市今年都已经举行了水价上涨的听证会,要求水价上涨的声音此起彼伏。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70%—80%的城市都有上调水价的计划。这意味着全国数百座城市将出现水价齐涨的局面。另据了解,在35个大中城市中一半城市均计划在今年完成上调水价的工作。

    “从现在来看,还没有城市水价是下降的。前不久,齐齐哈尔被迫取消了二次加压收费,水价有所回落,但这不代表水价下调,而是收费不合理,民愤极大所致。”清华大学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涛对本报记者表示,全国范围的水价上涨已成定局。

    与前述市民对水价上涨“能理解”或“无所谓”不同,有的市民表示,近来一段时间,农产品、食用油、日用品等生活必需品价格都在上涨,开支上升,而收入并没有增加甚至出现下降,生活压力加大,希望政府能管住水、电、气等公共产品价格,或者想办法给收入偏低的市民发放补贴增加收入。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不希望”水价上涨的市民也接近一半(明确表示“能接受”的市民仅占约1/3)。

    在各地相继举行的水价听证会,基本成了价格上涨听证会,而且一些地方政府办的水价上涨听证会中参加代表身份问题也广受质疑,是不是“退休职工”或“下岗职工”,有无低收入群体代表参与等问题,使此类水价听证会“水分”很大。

    中小企业主称生存不易

    “目前对我们还没有太大影响。”12月8日,某家居建材企业负责人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说,水价上涨对企业影响可能要两三个月后才能反映出来。他抱怨,现在资金日益向大企业特别是国有大型企业集中,“这些企业好做,而中小企业生存越来越艰难。”

    胡泉是北京一家餐饮公司总经理,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水、电价格上涨给公司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对于餐饮企业来说,水电费是很大的一块费用。”胡泉表示,“水电费本来就很高。”她所经营的酒楼占地面积3000多平方米,一年仅水电费就高达五六十万元,如果气价再上涨,加上竞争激烈,“压力会越来越大”。

    在部分洗车行因水价上调而涨价之后,用水大户洗浴业也扛不住了。据了解,京城老字号“清华池”计划将洗澡价格由原先的20元提高到30元。

    此前,北京非居民用水水价从11月20日起开始上调,其中洗浴业、纯净水业以及洗车业用水价格涨幅最大,每吨上涨20.18元。

    前述家具建材企业负责人认为,有关部门应关注中小企业的生存现状,尤其是融资难的问题,水资源费应该合理征收。

    胡泉呼吁,希望有关部门在上调水、电、气等价格后,对餐饮等按时足额纳税的企业给予一定税收等优惠政策。

    与上述企业感觉有一定压力不同,从事节能卫浴生产销售的相关企业则从水价调整中看到了商机。记者发现,随着水价的上升,节能节水越来越成为卫浴产品的一大卖点。

    五年内水价下降可能性不大

    “随着水、电等价格的上涨,企业成本肯定会升高。虽然谁都不喜欢涨价,企业可能不愿意接受,但目前价格调整的幅度并不是很大,在合理的承受范围。”北京市海淀区商委负责人12月8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政府正紧盯粮食、蛋、食用油等与民生密切相关的居民生活用品价格走势。“如果通胀真的出现,不能回避。”这位负责人表示,预计国家下一步将会提高工资水平,加上我国的经济基础比较好,社会保障机制逐渐完善,这将部分抵消通胀给人们带来的压力和担心。

    清华大学水业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涛对本报记者表示,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可能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这将促进经济结构的调整。在傅涛看来,水价上涨将会是一个普遍现象,“至少在五年之内,下降的可能性不大。”

    他表示,促使水价上调的因素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供水成本确实在增加,其中包括环境代价;二是涉及污水处理,十年前水价里根本没有污水处理费;三是污泥的处理,原来水价里也没有这个费用;四是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推动;五是效率因素,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是大势所趋。

    “中惠股份”是哈尔滨市生产建筑用电采暖产品企业,也是该行业龙头企业。与一些市民对水价调整敏感不同,该公司总经理张佰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水价上涨“没感觉”。

    “由于我们企业用水少,水价上涨对我们影响不大。而且从长远看,水价、电价上涨对我们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张说,因为这将使人们的节水、节能意识提高,对于以低碳排放、节能环保为发展方向的企业十分有利。

    张佰华认为,未来,无论是对于居民还是企业而言,实行阶梯式水价,特别是针对用水大户,按照用水量“从量计价”,将起到遏制浪费、有效保护水资源的作用。